特朗普出院了 但看起来他没有吸取多少教训

  • A+
所属分类:玩家论坛

肃霜 | 文 

来源:秦朔朋友圈

美国时间10月5日下午6:38,在沃尔特·里德军事医院住了72小时后,特朗普总统从医院前门走出,他戴着口罩,挥舞着拳头,竖起大拇指,没有回答现场任何记者的提问,就钻进了一辆汽车。

回到白宫拍照时,他又把口罩摘掉了。

出院前夕,他还连发数条推特,其中一条说到:“新冠肺炎,没什么大不了的。”

尽管很多人知道,疫情已经导致全球100万人丧生,美国作为疫情最为严峻的国家,有近21万人因此失去生命。

也许从政治上来说,出院有其一定的意义,毕竟在离大选还有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如果处于隔离和治疗状态,你无法参加政治集会,也无法争取选民。特别是当自己的继任者以及竞争对手检测依然健康,一向主打健康、强壮的特朗普,不能坐以待毙。因为政治领导人的健康从来不是私人的事,事关权力和国家安全。

但是从医疗角度,出院只能表明他不需要重症监护,不需要上呼吸机,仅此而已,并且作为一个新冠肺炎患者,特别是不断有高级幕僚新冠检测呈阳性的事件爆出,持续淡化疫情危害的做法,只会令公众因低估新冠病毒而深受其害。

即便出院,也不意味着百分百健康

对于特朗普的紧急出院,密西根大学医院的内科教授昔奥多(Theodore Iwashyna)如此比喻——他经常在他所住的街区看到宿醉的醉汉赤身裸体躺在大街上过夜,他们中很多人不会被过往汽车撞到身亡,但这并不能说,宿醉躺大街就是安全的。”

虽然特朗普的私人医生康利(Sean Conley)表示,因为血氧饱和度以及呼吸不足等指标趋于正常,可以出院。但多数参与治疗新冠肺炎的医生表示,仅仅这些指标,不具说服力。要确定总统是否完全脱离危险,至少需要一周的时间。很多新冠肺炎患者往往看起来症状稳定,但病情会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恶化。

此外,作为一种传染性和致命性极强的病毒,治疗的意义往往还在于保障病人健康的情况下进行隔离。

回到白宫,其家人、工作人员、以及安保人员的防护又该如何安排呢?

在总统出院的同一天,白宫新闻秘书麦克纳尼(Kayleigh McEnany)作为密接者称自己的新冠检测结果呈阳性,成为白宫团队第14位确诊患者,而且还有与总统不直接接触的后勤人员也感染新冠。

|已经确诊的特朗普团队成员,来源:CNN

入院第一天,特朗普说,他学到了更多有关新冠的知识,但是很多人发现他可能学到的并没有他说的那么多。

至少,他对口罩的理解还依然仅限于其政治意义。

新冠病毒如何撬开白宫大门

1、最后一场公开活动:他看起来很健壮

回顾一下,特朗普10月1日的行程,无论作为在职总统还是总统候选人,看起来典型又正常。

那一天他发了16条推特,当晚还安排接受Fox电视台一档节目的直播采访,重中之重就是要飞往新泽西州的贝德敏斯特(Bedminster),他的私人高尔夫俱乐部举行筹款会,距离大选还有四周的时间,竞选团队的资金并不宽裕,这一次他的目标是500万美元

组织如常。

筹款活动开始于当天中午,12:30分主要捐款者陆续到场,聆听总统演讲的人超过150人,这其中还有60人是VIP捐款者,所谓VIP就是捐款超过5万美元-25万美元的金主。

根据组织流程,凡是VIP捐献者,还要参与一个与总统的圆桌会谈以及合影活动。在这之前,他们都要接受咽拭子核酸检测,15分钟出结果。

|特朗普在贝德敏斯特的私人高尔夫俱乐部

整个活动,主办方严格采取了间隔6英尺(约1.8米)的社交距离,有人发现总统没有戴口罩,除了话不太多,看起来很精神,也很健壮。

2、非正常细节:部分核心阁僚紧急撤离

当天,在新泽西下飞机的时候,人们发现,特朗普竞选团队的一些人开始戴起了口罩。总统还避开了停机坪沿途等待的记者。而且,在举行筹款集会上,一些核心成员包括新闻秘书麦克纳尼,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伦娜·麦克丹尼尔(Ronna McDaniel)已经从贝德敏斯特撤出。在现场的记者发现,与他们打交道的是新闻秘书的副手杰德孙·迪里(Judson Deere)。

更重要的是,和前两天的几场竞选集会和筹款活动一样,新泽西的这场活动,收场的时间比预料的时间要早一些。

在从新泽西飞回华盛顿的路上,同行的幕僚才被告知希克斯新冠检测呈阳性的消息。有一些人包括总统则是在上午飞往新泽西的路上就得知了这一消息。

回到白宫,各路媒体都已经打听希克斯病情,在晚上9:30之后,特朗普坚持原定行程表,接受Fox电视台肖恩·汉尼提秀(Sean Hannity’s Show)的直播采访:“我刚刚接受了新冠检测……还有第一夫人……所以,是否需要隔离,是否我们已经得了(新冠肺炎),我还不知道。”

有些人听出来,说话的时候,特朗普的嗓音已经有些沙哑。

3、白宫官员:我们知道的并不比普通美国人多

在希克斯病情公布于众之前,很多白宫官员包括总统身边的安全人员都表示对团队的疫情进展一无所知。

所有非正常的征兆始于前一天,在明尼苏达州,一向鞍前马后的高级顾问霍普·希克斯不见了踪影。

根据行程,特朗普要在谢尔伍德(Shorewood)出席一个筹款集会,在杜鲁士(Duluth)参加一个晚餐集会。当天大多数阁僚都把精力放在了总统身上,因为那几天总统显得很疲惫。当天晚上很多媒体也注意到平时善谈的总统,演讲只有46分钟,比平时缩短了近一半。

至于霍普·希克斯的行踪大家并不关注。大选进入最后阶段,这位总统高级阁僚一直是总统最忠诚也是最受信任的人,她和新泽西前州长一起为总统准备辩论材料,与总统相处的时间超过其他阁僚。

|9月30日,霍普·希克斯随特朗普前往明尼苏达州

去明尼苏达州的那天早上,希克斯的新冠检测结果虽然是阴性,但她已经出现了部分症状,一整天她都把自己锁在空军一号的一间私人办公室。由于症状持续,专机返回华盛顿的当晚,希克斯也是最后一个下的飞机。这些行踪连与她工作联系最为密切的白宫新闻秘书麦克纳尼都不知情。

第二天也就是周四上午,希克斯又一次进行新冠检测,结果呈阳性,她把这个结果告知了总统和其他几个核心人员。

这里,不用公共卫生专家,普通美国人也能发现在明确得知希克斯病情还执意前往新泽西州的筹款委员会,总统显然违反了美国疾控中心的预防规定,即但凡与新冠确诊患者密切接触者,应该第一时间进行自我隔离14天,这是其一;另外,在新泽西的筹款会上,出席的人员多是年事已高的地产商、制药商,无论是户外的讲话环节还是室内的圆桌讨论,嘉宾和总统都没有戴口罩。

4、征兆:白宫“超级传染事件”

特朗普是在美国时间10月2日00:54宣布感染新冠肺炎的。之后就有7人声称新冠检测呈阳性,这其中包括圣母大学校长杰金斯、前高级顾问康莉、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伦娜·麦克丹尼尔、新泽西州前州长克里斯蒂,以及最近公布的新闻秘书麦克纳尼。

因为在同一时间、同样环境,多人集中感染,很多人将9月26日的白宫提名集会称为“超级传播事件”。尽管在缺乏病毒基因序列信息以及室内感染者和户外感染者比例等细节,定论为时尚早,但可以确定的是,无论是集聚规模、人员社交距离、佩戴口罩等细节已经显示,疾控中心的预防措施在白宫并没有被很好地遵守。 

|参加提名仪式后确诊的嘉宾,来自:推特

除了户外的集会,当天在室内还有两场招待会,参与者的级别更高,不仅有特朗普的政府成员,还包括参议员以及其他核心阁僚。

在这样觥筹交错的场合,你感觉不到新冠疫情在这个国家的严重性,取而代之的反倒是一种自信。这种感受来自当天一个重要嘉宾,美国圣母大学校长约翰·杰金斯的声明。后来这份声明成为当天白宫“违规聚集”的证据之一。

按照杰金斯的论述,9月26日进入白宫的嘉宾都要经历新冠疫情的快速检测,当结果检测为阴性时,他们会被告知可以摘掉口罩了。所以从当天活动的照片和视频显示,多数嘉宾是没有戴口罩的,也没有保持应有的社交距离。

虽然大家知道,检测结果呈阴性并不等于免疫。

双重健康标准:特朗普的“疫情世界”

1、一种战无不胜的姿态

有一次,当有记者问起特朗普团队无论在竞选集会还是其他活动,出现诸多违反社交距离等疫情防控的举动时,新闻秘书麦克纳尼辩称:“看起来这个国家存在两种健康标准,一种为特朗普支持者,一种为其他人。”

对于特朗普团队来说,他们所描绘的往往是一个与众不同的疫情事件,这与特朗普根深蒂固的形象意识有关。

就像2016年他的一则竞选广告,将ISIS成员、朝鲜坦克和不断咳嗽的希拉里剪辑在一起,他特别擅长通过自己的健壮形象和压迫感对比当时对手希拉里的病弱和退让。

这次,也是一样,对于比自己年长三岁的政治对手拜登,他总是从拜登的年纪和病弱展开攻击,甚至在公众场合也称他为“瞌睡乔”。

|特朗普总是以渲染自己的强健来攻击对手的病弱

在对待疫情上,媒体注意到他更喜欢在领导方式的强硬形象上做足文章。

从3月以来,特朗普就一直向美国公众宣称,疫情将很快过去,快到夏天的时候,他也声称疫情会随着气温转暖而自行消退。即便在最近出席的一次记者会上,他也不顾美国疫情全球最严峻的现实,向在场的记者表示,疫情结束就在眼前。

很多人将特朗普所描绘的“疫情世界”称为“总统气泡”,这个气泡的外表被一种杰金斯所说的自信,或者说一种战无不胜的气氛涂抹着。

最典型的是白宫工作人员都不允许戴口罩,正如出院后回到白宫,特朗普的第一个动作还是摘掉口罩。尽管有的员工对自己健康有所担心,但口罩在白宫已经没有了医学上的防护意义,只剩下一种政治提醒——新冠疫情的提醒——是一种能够抢占其他政治议程的危险提醒。

对于工作人员来说,特朗普的团队已经形成了一种戴口罩是不忠诚、最邪恶的团队文化。

同时,它还是一种向疾病妥协的信号。特别是临近11月3日,不戴口罩的信号则成了一种不示弱的姿态。

可以想见,住院期间他要坐车巡游,与粉丝互动,后来又坚持出院。住院后,无论是伊万卡还是身边其他同僚,都在通过推特或者电视直播采访,展现他积极工作的状态。这一系列行为背后的一场又一场的公关设计,都是为了要显示一种健壮的强人形象。

因为病弱的形象对于其政治生命的打击,就是自取其辱。

2、难以管理的强人形象

无论是白宫发布的照片还是特朗普本人录制的视频,都引发了“摆拍”或者“被剪辑”等诸多争议。在美国新冠疫情导致近21万人丧生的现实面前,加上自身面临的健康风险,特朗普本人也面临着强人形象管理的风险。

|住院期间突然出院与支持者互动,特朗普此举引发质疑

即便是周日花车巡游式的展示,还是急速出院,都不是因为自己真的健康,而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健康。

可能真正健康的时候这些管理方式还有效,但如今连带着引发了各种争议。

卫报记者朱利安·波尔格(Julian Borger)在特朗普出院后说,很多特朗普人生和事业的追随者已经发现,为了从一任总统的羞辱中脱离出来,他已经准备牺牲任何人。

他依然还是坚持做自己。

无论是麦克纳尼自己确诊,还是特朗普总统确诊,住院又出院,现在看起来,无论哪个国家,无论是谁,所谓的双重健康标准并不存在,因为只要新冠肺炎存在,它会记住每一个人。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